乐器学习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二胡 / 正文

【大家一起来呼吁和行动:别占用盲道!】

  今早,在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一篇微文:《中国有1400万盲人,为什么街上却看不见一个?》。看了题目,开始也觉得有些奇怪,是啊,平时的马路上是很少见到盲人。但看了内容后,却是心情沉重,默然无语。

  路上见不到盲人,不是因为盲人不想出门,而是不敢出门,因为,盲道经常被占,盲道不安全!

  微文中说:“面对着1400余万人的广大视力残疾人群,中国已经建立了全球长度最长、分布最广的盲道。但有形的或无形的障碍,还是横亘在盲人和外部世界之间。” 盲道的普及,是文明的进步。但实际上我们的盲道并不能用,有等于无:“为实地验证盲人们的现实遭遇,记者在北京市朝阳、海淀、西城、东城、丰台五个城区随机选取了10条主要道路,同时利用百度街景地图对超过50条主干道旁的盲道进行在线调查。结果是:全部60条盲道均不具备盲人使用条件。”——这还是在首都北京啊!

  平时,我们在停放自行车、小汽车时,可能无意间也曾占用过盲道。那时候,如果说我们不知道、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实际上是在给盲人造成危险,无意间成为让盲人不敢上街、不能上街的“帮凶”,或许我们还能原谅自己。可是当我们知道了占用盲道的危害和不道德,我们是不是就应该杜绝占用盲道的行为,是不是应该提醒还没有意识到的人不应该占用盲道!

  让我们呼吁,从自己做起:不要占用盲道!不要占用盲道!不要占用盲道!

  也呼吁相关部门,是不是应该从方便盲人出行的角度,重新检查、修复和完善盲道和其他方便盲人使用的设施,加强关爱盲人、方便盲人的宣传?

  方便他人,也就是方便自己;关爱他人,也就是关爱自己!

  让我们一起行动吧!

  (以下转自: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

  附:《中国有1400万盲人,为什么街上却看不见一个?》

  2016-01-30

  来源:环球时报(ID:hqsbwx),知乎

  近日,有知乎网友提问:“为什么我国的盲人数量那么多,在街上却很少看见他们?”

  在众多答案中,一位名叫@王狗蛋 的知乎网友给出的答案获得了6000多赞……

  以下就是他回答的全文:

  中国是全世界盲人最多的国家,约有500万盲人,占全世界盲人口的18%。每年在中国约有45万人失明,如果允许目前的趋势继续保持不变,到2020年预期中国盲人将增加4倍。

  先指正题主的一个错误。中国不是每200人中有一个盲人,而是每100人中就有一个。

  这个数据是2006年的。距今已经十年。而百度搜索结果首位的,依旧是2006年的数据,而且是2013年的知道回答。

  你看看,这就是国内对盲人的第一个态度。

  世界卫生组织给的数据,2010年,中国盲人(blind)824.8万,低视力(low vision)6727.4万,视力残疾(visual impairment)是两者的总和7551.2万。按照这个势头,目前的盲人,估计可能超过1300万,也就是,每一百个人里面,就有一个盲人。

  为什么这么多的盲人,我们日常的生活中却很少见到呢?假大空的话今天不讲,今天说说,盲道。

  2015年年中,我发现了一条热门的帖子“北京盲道,为何成为盲人寻死之道”,初读以为又是哗众取宠,点进去却触目惊心。

  1

  面对着1400余万人的广大视力残疾人群,中国已经建立了全球长度最长、分布最广的盲道。但有形的或无形的障碍,还是横亘在盲人和外部世界之间。

  ▲南京市中心新街口区域,一段几十米长的盲道被上百辆自行车、电动车占据。新华社记者李响摄

  ▲安徽合肥市经开区一盲道上方斜横着一条入地钢索。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在福建省福州市鼓屏路,盲道不仅被汽车随意占用,还在近处“戛然而止”成了“断头盲道”。新华社记者宋为伟摄

  ▲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平凉路西侧时光整形医院附近,一段盲道被停靠的汽车占据。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近30年来,我们的城市建设中没有忽视盲道。公开报道显示,北京市已拥有超过1600公里盲道设施、厦门市盲道总长度超461公里、无锡市区盲道总长度达400公里……

  但有几条盲道真正能让盲人敢走?

  为实地验证盲人们的现实遭遇,记者在北京市朝阳、海淀、西城、东城、丰台五个城区随机选取了10条主要道路,同时利用百度街景地图对超过50条主干道旁的盲道进行在线调查。结果是:全部60条盲道均不具备盲人使用条件。

  32岁的盲人范小君家住长春,以前拿着盲杖能顺利出行的他,现在很怕出门。

  “横跨盲道上的电线杆、斜拉线、广告灯箱成了‘无影杀手’,经常被划得满脸是血,每次都揪心地疼。”范小君说。气愤时,他给电力、城管、市政等部门打过电话,“可是各部门相互推诿,根本找不到地方说理。现在我宁愿走在机动车道边上,也不敢走盲道。”

  生活在北京的陈国跃故事更惊心。一次,他参加完盲人图书馆的活动,出门发现盲道“消失”了。陈国跃在“断头”盲道边左右犹豫不前,试探良久,才迈出一步,就不幸被路过车辆撞断了13根肋骨。

  记者长期跟踪采访的47位盲人中,谈及行走盲道的“凶险”,每位盲人都至少能罗列10次以上受伤经历。

  2

  我居住的杭州市,时不时地放出这种新闻。

  毗邻杭州黄龙体育中心的黄龙路人行道最近“整容”完成。原本老化磨损的道板砖,换成了青灰色的透水混凝土,不容易积雨水。不过最让人眼前一亮的,还是这条人行道中间那条鲜亮的黄色盲道。这条盲道选用的是杭州首次尝试的塑料材质。两侧人行道加起来1000多米的盲道,造价约6万多元,算得上是杭州目前“最贵盲道”了。

  西湖区城管局说,目前杭州盲道大多采用的是盲道砖,不耐磨,一般五六年就会磨平,而且也容易破损。这种塑料材质的盲道条,虽然前期投入高,但是耐磨,后期养护要省心不少。

  然而在新闻的背后呢?

  在杭州西湖大道东向西,中河路口有这样一条盲道。

  还有这种突然的断崖。

  上塘德胜立交。

  还有这种司机。

  盲道的现状,表现出了中国对于盲人的第二个态度。几乎所有的盲道,都没有从盲人的角度来规划、设计、建设、管理,只照着图纸办事,不理会周边环境和使用者需要。

  虽然我国已有《残疾人保障法》等50多部涉及残疾人权益保障的法律、《残疾人教育条例》等100余部专门性法规,但其中诸多细则并未给予配套的详细指标、监管标准和问责机制。比如,国务院出台《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后,仅有少数几个地区出台了相应的地方配套法规,而且其中大多数条款对政府主管部门的职权范围和问责机制未加明确限定,多以“适当、应当、逐步完善”等字眼加以描述。

  更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在盲道逐步变成盲人寻思之道的过程中,除却城市规划的无力,我们这些普通人,又做了什么?盲道上的广告牌、停着的车辆、下棋的老人,究竟从何而来?

  3

  说完了盲道,我们再讲讲公共交通。2012年,导盲犬珍妮的故事,我相信很多人都听过、看过。

  陈燕是我国第一位女盲人钢琴调律师,陈燕盲人钢琴调律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陈燕盲人钢琴调律网的创办者,陈燕钢琴公益热线的创办者兼主持人,中国音乐家协会钢琴调律分会的会员,世界杰出华人协会的会员,北京东城区盲人协会 。

  2015年5月1日,新版《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正式实施,在该条例中,导盲犬首次被允许乘坐地铁。上午,珍妮首次成功试乘北京地铁。

  你们说这是个好的结果。但是这样的结果需要多少人的努力?需要多少的社会舆论压力?

  2000年4月2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修改后的残疾人保障法,在第五十八条专门规定:“盲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应当遵守国家有关规定。”中国修改法律为导盲犬在奥运期间出行开出了绿灯。其后,于2008年4月24日修订通过,自2008年7月1日起施行的《残疾人保障法》明确指出,盲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应当遵守国家有关规定。

  残奥会期间,导盲犬已经可以上北京地铁,但我们等这样安全条例的出台,等了七年。这还是北京。

  2012年,我仔细的查阅了中国各个一二线城市,对于导盲犬的安全条例。全国只有山东省和杭州市,可以允许导盲犬进去公共交通工具。此时,残疾人保障法已经推出了8年,如今不过多了个北京和上海。

  对了,2014年,广州的唯一一只导盲犬,好像还丢了。

  4

  说完了盲道,和交通。我们还要说说什么呢?教育吧。

  在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当被问到“假如给你三天光明,你最想看到的是什么?”时,六年级学生傅厚鑫(上左)说,首先要去看阿姨,因为阿姨每次都拿很多钱给他看眼睛,而且每次治疗回来都来看他;八年级学生谭凌匀(上右)说,徐安哥哥和小雪姐姐,他们是海南大学志愿服务队的学生,他们经常来学校支教,非常好;四年级学生许辉煌(下左)说,最想看看象棋的棋子车、马、炮都长成什么样;四年级学生林冰(下右)说,第一很想看看家人,看看弟弟妹妹,第二想看看大自然,看看蓝天白云,第三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学校。

  “繁忙的路口,绿灯亮了,一辆车却停止不前,惊慌失措的司机不断挥舞着手臂,绝望地喊着‘我瞎了!我瞎了!我瞎了!’随后失明症迅速蔓延,整个城市陷入一场空前的灾难……”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若泽·萨拉玛戈代表作《失明症漫记》中的描述。现实中,在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当被问到“假如给你三天光明,你最想看到的是什么?”这群南海之滨生活的孩子中,好几个选择的答案是:大海。

  我现在在一家全国前列的眼科医院里面,准备做一个视神经的手术,我的身边现在就奔跑着无尽的这样的孩子。我问他们会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有的不会,有的会,但是歪歪扭扭。

  北京市是比较好的,盲人孩子依旧可享受九年制的义务教育。还会享受政府的补贴。这样固然是好,但是真的就足够了吗?

  中国从2014年开始正式允许盲人参加高考,在保障盲人的高考权利上,不说与发达国家相比,与我们周边的邻居相比,也早已落后。好在两年之后,李金生开启了破冰之旅。今年更是扩展到了8个省份,其中浙江省首位盲人考生郑荣权以570分的一本成绩,被温州大学思想政治教育(师范类)专业所录取,这着实令人欣喜。

  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盲人按摩院,在很多人的眼睛里已经成了藏污纳垢之所。不明就里的人不禁要问:“盲人只能做按摩吗?”是的,只能做按摩。2014年之前,所有的盲人,高考只能单招。

  在此之前,中国对有盲人参加的各类升学考试提供盲文试卷的要求早已立法,但实际执行并不如此。

  据2012年6月6日的青岛早报报道,曾有一位山东籍盲人高中毕业生申请通过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省市两级教育部门也逐级上报了,但最终,教育部在高考前拒绝了这一申请,并答复称,即使让她参加普通高考,并且被高校录取了,但目前普通高校没有能力培养盲人学生,也无法提供盲文课本,她无法接受普通高校的正常教育。

  “大部分盲人从小就要进入盲校读书,然后上中专读按摩专业,毕业出来做按摩师,即使进入高中,上了大学里的特教学院,还是读按摩或音乐专业,没有其他选择。” 盲人无法参加高考和接受更高的教育,缘于糟糕的视障者教育制度的设计。据统计,中国现有盲人超过1000万人,大学每年招生的总数不到200人。

  此外,招生专业的局限更是让本来就少的考生只能选择少数专业,除了上海的部分学校可以选择心理学专业外,全国大部分盲人只能选择按摩和音乐两个专业。

  2014年之后,情况有了些许好转,但是究竟变成什么样子了呢?盲人的就业会变得好吗?升学的改善是不是意味着就业面的扩大?只有两年的时间,我没办法给各位答案,但我想,一定不乐观。

  为什么?有人会问我为什么。很简单,因为我们在制定规章制度、法律法规的时候,很少站在盲人的立场上。

  “盲人的世界还给盲人”。红丹丹教育文化交流中心主任郑晓洁认为,要做到这点,在清除导盲设施障碍的同时,更应该注重全社会助盲心态的培养。

  “曾有盲人向我抱怨,残联好心将补贴发放到‘助盲卡’里,可在盲人看来是多少有点不切实际。”原先,补贴是由街道直接发放,盲人最多也只要到街道领取,甚至有的街道会派专人上门发放。“现在却要盲人到银行自己去取,盲人连取款机都没见过,又如何会使用提款机取补贴?”她说。

  即使盲人到银行柜台办理,同样会遇到很多问题。郑晓洁说,大部分盲人都无法用汉字签名,很多未经过专业助盲服务培训的银行也没法受理盲人存取款业务。“一张好心‘助盲卡’却为盲人带来了更大的不便,甚至带来了出行风险。”

  比如一张所谓的“助盲卡”不仅难以起到预期的作用,带来的反而是更大的风险。比如一些盲人学校,还在使用筷子。我们设想一下,你在看不见东西的情况下,如何能用筷子夹菜?

  为什么1400万的盲人,街上却看不见一个。因为我们的盲人兄弟们用脚告诉我们,他们不满意,他们恐惧,他们害怕出门。

  不要说我们虽然这一点有欠缺,但我们尽力了,其他的我们做得很好,盲人出行是全流程服务,其中某一个环节做得再好,哪怕是所有的环节都很好,有一个扣子出了问题,也会导致整个流程瘫痪,也难以让盲人走出家门。

  同样的,我们不仅仅应该期待政府继续出台更加完备的政策和法规,我们身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也应该为残疾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其实什么都不用帮他们,只要不侵犯他们的安全就好。比如不要在盲道上放置杂物、停车、放置广告牌;在公共环境中,对牵着导盲犬的盲人不施加指责等等一系列的小事情,就足够了。

  谢谢各位。

  (以上转自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

  ****

  转后补记:

  其实,我们应该感谢@王狗蛋这位网友,也应该感谢传播这些正能量的信息的善良的人们。……平时不注意,刚才出去了一趟,才发现盲道被占的情况确实很普遍、很严重:自行车、摩托车横跨在盲道上;在盲道上堆放杂物;小商小贩的临时挤占等等,但最常见的还是机动车的挤占,有的会影响盲道的正常通行,有的隔断了盲道,有的干脆整个盲道区域都已变成了停车场(看看下面随便拍的些照片就知道了)。想象一下,盲人在这样的路上,怎么行走?怎么敢走?!

  期待着都象这样的畅通无阻的盲道:

  (飞文飞舞QQ:917511304;博文:)

推荐阅读

文章标签: 盲道 占用 呼吁 行动 起来

版权声明: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

本文链接: http://www.58kam.com/post/214327.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分享本文: 请填写您的分享代码。